江一燕

我是爬行者小江,不务正业的拧巴女演员如何被大自然和山里的孩子治愈,问我吧!

我是演员江一燕,是《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里那个青涩的周蒙,也是《消失的凶手》里神秘的女囚,在舞台上《七月与安生》里的疯狂的安生,也是随笔《我是爬行者小江》里真实的江一燕。
我是一个演员,但更喜欢做一个生活家。音乐、写作、摄影、旅行还有支教,都是我和大家分享心情的方式。喜欢跑到大自然里做个野姑娘,也喜欢享受我的公益假期去陪伴我的学生们。在那里,我只是他们的快乐的小江老师。走走停停,爱,是这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今年的爬行者有点想“飞”,第一次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做评委、办影展,第一次去巴西当奥运火炬手,这么不务正业我也愧对表演事业了,还好小时候老师说的音体美全面发展,我实现了,做个“三好学生”,我们来交流吧。
290
明星 2016-06-28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15个回复 共26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你觉得是你带给孩子更多,还是孩子带给你的更多?

江一燕 2016-07-05

江一燕 2016-07-05

这样的生活你感觉自由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l id='PYRU'><del></del></l><b id='jf'><bdo></bdo></b>
<strike></strike>
<b id='WliRBt'><samp></samp></b><i id='BKvpvpY'><bdo></bdo></i><i id='PykdPEg'><i></i></i>
      <samp id='MfMgDrTk'><bdo></bdo></samp><big id='wbVUs'><center></center></big><center id='xCjQAbd'><pre></pre></center>
      <tt id='lqK'><dfn></dfn></tt><big id='gBx'><blockquote></blockquote></big><address id='Nvv'><label></label></address>
        <abbr id='UNE'><legend></legend></ab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