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影

我是作家虹影,一个给孩子读书的妈妈,如何为孩子选书、读书,问我吧!

我是作家虹影,出版作品有《饥饿的女儿》《好儿女花》《上海王》等,曾获《亚洲周刊》全球中文十大小说奖、台湾《联合报》读书人奖、英国《独立报》十大好书奖以及素有“文坛奥斯卡”之称的罗马文学奖。2014年,我为女儿写的幻想小说《奥当女孩》出版,这是我第一次为孩子写故事,这本书入选了当年的 “华文好书”“中国好书榜年榜之少儿类TOP100”,同系列的《里娅传奇》《新月当空》也已出版。
我的童年没有童书相伴,但有邻里长辈口口相传的神话传说滋养心灵;我的女儿很幸福,她有一个作家妈妈和一个作家爸爸,有一个嗜好读书的家庭,我为女儿读了无数故事,中国的、西方的,悲伤的、幽默的,幻想的、现实的……
我愿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为女儿选了哪些很棒的童书?我的选书标准是什么?我为什么比较推崇幻想文学?西方幻想文学为什么拥有那么多读者?中国有哪些幻想文学作品适合孩子?我为什么特别想把故乡的神话传说讲给孩子听?欢迎向我提问。
260
教育 2016-03-22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15个回复 共11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081092016-03-27

给孩子选什么书比较好

虹影 2016-03-28

我如果给我女儿选书,有几点,这个书到底讲什么故事,孩子的书还是跟年龄段,不能把高段的拿给低段的,除非有一些特殊的孩子,像成都碰见一个孩子每天至少看一本书,而且大人小孩的书都看,而且真的能看懂,像这样的孩子不能分段。人吃成一个大肚子就是大肚子。但一般的孩子不能高段看低段的,有些大人看书比较专心是在床前读书比较好,我选书经验是按照国家介绍,比如英国有那些好的儿童书,不要分散,一个作家一个作家的去读。比如中国、法国的。比如中国有几个人一定要读,比如曹文轩、殷健灵这些人不能忽略掉。这些人在中国大概十几位,在我的名单里面,其他的都不用读了。
然后在分段的时候,你会考虑这个年龄,举个例子,五年级以上,当然你有意识地培养你的孩子,比如你的孩子对知识面比较喜欢的,当然《神奇校车》一套一套的,当然对幻想也特别喜欢的孩子你可以介绍米切尔?恩德的,再有兴趣可以介绍《魔戒》这样的作品。我女儿三岁的时候就是读《黄金罗盘》这样的书。这个就是要考验他有没有这样的一种兴趣。像中国古典小说也应该涉及,但是我一直觉得《聊斋》不太适合孩子,不是狐狸精的故事,而是里面的状元、官府和各种级别的官,要跟孩子解释半天,我孩子一个问题一个问题问下去就没法讲故事了。而且《聊斋》有的故事里面孩子特别不适合读,让孩子特别恐慌特别害怕。

你是很棒的妈妈。

虹影 2016-03-26

虹影 2016-03-23

孩子与孩子不一样,每个年龄段都有适合的读物,也有特殊的孩子,我在成都碰到过一个很特殊的孩子,她什么书都读,而且每天的读书量是一本以上,所以那是一个特殊的爱读书的孩子。通常情况下,大人应该是有针对性的,比如专门给孩子介绍一个作家,比如介绍《永远讲不完的故事》,德国的恩德的书,比如坐火车、十三岁的海盗等等故事,就针对这个作家的作品来介绍。
然后我倒不建议分有爱情和没爱情,我们看到动漫电影里都是王子与公主的爱情,从来没有分,没有说讲爱情的就不适合孩子读。我觉得应该适当的让孩子了解一下爱情这个主题是怎么样的。
选择书的时候,我认为是要放开,像我的女儿在学校是有一个图书馆让孩子随便去选择她喜欢看的书,当然孩子对魔法的、动物的,还有进入另外一个世界的,比如说机器人啊,宇宙飞船啊特别感兴趣,我觉得别限制类型,她喜欢什么,就应该鼓励她。我会经常碰到一些大人特别担心说:这个东西,哎呦,有点恐怖,其实孩子特别喜欢恐怖的。比如还担心孩子知道一些他不该知道的事情,是我们预先让她知道了。我觉得都不应该担心,孩子知道的事情比我们大人想到的要多得多,而且她承受的能力也比我们大人想象中的要多得多。但是你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要引导她要尊重她要跟她平等。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center id='SrVIUas'><listing></listing></center><xmp id='pb'><ins></ins></xmp><abbr id='SbaI'><label></label></abbr><bdo></bdo>
    <cite id='OwjHj'><blink></blink></cite><pre id='gpQIShe'><tt></tt></pre>
    <sup></sup>
      <small id='QKpMmk'><ol></ol></small><label id='ba'><del></del></label>
          <abbr id='ncUq'><font></font></abbr>
          <listing></listing>
          <pre id='HqxJjqL'><center></center></pre>
            <ins id='egnL'><bgsound></bgsound></ins>